1983年,我們在購置道場之後就沒錢了,而且還負了債。在那片土地上,沒有建築物,甚至連工具篷也沒有。最初的幾個星期裡,我們並不是睡在床上,而是睡在從舊貨場廉價買到的門板上,並將磚頭墊在四個角落,以讓它離開地面。(當然是沒有床墊的我們是森林比丘嘛。)

住持用的是最好的門板,那塊平的;我的門板則凹凸不平,中間還有以前安門把留下的一個不小的洞。我開玩笑說:我現在不必下床去上廁所了!不過,冷酷的事實是:寒風會從那個洞竄上來,那些夜晚我睡得很少。

vascu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一天的哲學課,教授站上了講台

vascu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